当前位置:上海泽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教育这些家庭出生的孩子,长大很难过的幸福
这些家庭出生的孩子,长大很难过的幸福
2022-09-13

希望天下父母能给孩子自信快乐的童年。著名的的家庭治疗师维吉尼亚·萨提亚曾经说过:“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一生。”

希望天下父母能给孩子自信快乐的童年。

著名的的家庭治疗师维吉尼亚·萨提亚曾经说过:“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一生。”

这句话可以说是救了很多人,让那些一直苦苦和自己的懦弱自卑抗争的人松了一口气。

他们曾经自卑,懦弱,没有安全感,努力与这样的自己抗争,却发现即便学会了表面上的虚张声势,内心的怯弱无处落脚。

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日日夜夜啃噬着残存的自信和自尊。

他们一直都缺这样一个人告诉他们:孩子,有时候不全是你的错。

这些根源,都可以追溯到原生家庭对待你的教育方式。

1

家暴下的家庭,孩子不会幸福

一位过气很久的男团组合某成员,突然一夜爆红了。

刘洲成老婆林苗在微博上用大量的文字和微信、短信截图揭露了这样的一个事实:在一年多的时间内,他们曾离婚又复婚。

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这期间除了6次严重家暴,他还嫌弃目前90平的房子(女方父母提供的)太小、要求老婆向家里索要1500万的巨款过上“更好的生活”。

所有人看到这些都愤怒了:“这是男人?他连是人都不配。”

“这女的真能忍,要是我,我就把他打死!”

是的,确实不能忍。

对于这段家暴丑闻,其实受伤害的不止是林苗,还有他们无辜的女儿墨墨。

可想而知,在父母矛盾下,长大的孩子,能有多幸福?

虽然父母已离婚,但我估计心里还是会留下很大的阴影。

2

父母压迫下的孩子很难过

曾经在豆瓣上看过一位网友分享身边朋友的例子。

她的朋友曾经在著名高校读研,毕业考上了公务员,每个月的工资八千多块钱。男朋友也在当地工作,两个人生活很幸福。

后来她父母非让她回东北十八线小县城。她回来后,没有工作,跑到补课班工作,一个月累死累活赚三千多块钱。不久后,和男朋友也分手了。

身边的朋友知道后都特别震惊,问她为什么要回来。

她就哭不哭笑不笑地说:父母说要死,我能怎么办?

后来这个姑娘再也受不了父母的控制,考上了博士,一走了之。

相信很多人身边都有这样的朋友,大学毕业后本来有自己的打算,自己的追求,但是拗不过父母。听从安排回到身边,做着父母托人找关系得到的工作,和父母看好的对象相亲。

稍微有一点点不顺父母的意,就会有多样的窘境考验你。

头疼脑热高血压,亲情杀各个都足以促使你惭愧自责,放下一己之念,否则就是不孝、自私、白眼狼。有些父母会闹个天翻地覆,甚至跑到公司单位去大吵大闹,完全不顾及面子。

父母说是爱你,为你好。其实这是一种以爱的名义所进行的强制性的控制,让子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情。这在心理学上称为“非爱行为”。

3

语言暴力下的家庭,孩子不幸福

综艺节目里的一股清流《向往的生活》播完了,可是小编还是忍不住说说这个节目里的宋丹丹母子。有一期,宋丹丹带着她的儿子巴图参加了节目。

一早上,乖巧的刘宪华趁着大家熟睡,爬起来做早餐,大家发现以后纷纷夸他。

宋丹丹醒来以后胃还是不舒服,正要找点吃的,正中她怀。窝心得直叫:"哎呦,大华太好了!有个这样的儿子多幸福。可以换儿子吗?我要换儿子。"然后还故意提高了嗓门,这是念叨给巴图听的。

期间,丹丹姐还批评巴图说:“我生了一个废物,你看看人家!”

吃早餐时,巴图发现只有粥,

但是乡下的土炉子巴图不会烧,弄得到处是烟尘。丹丹姐抱怨:“你要是能把这俩鸡蛋煮熟了,我就勉强把你留下。”

过一会,火星子快被扇到妈妈脸上了,她嫌弃地瞥了一眼巴图:“得咧得咧,这鸡蛋我不吃了。” 巴图脸上一阵红一阵绿,尴尬地说不出话来。

一大早上,巴图就遭到成吨的暴击伤害。

宋丹丹这个妈妈真的太中国了,虽然对孩子有着满满的爱,但是,冷不丁就会用语言羞辱孩子,甩一些狠话。妈妈们都知道这些狠话有多扎心吗?

在生活中我们会发现一种现象,就是父母看到孩子某些事情做得不太合适的时候,可能就会怒不可遏,在这个时候父母会冲口而出,说一些很有伤害性,甚至是有羞辱性质的语言,比如说你可能会恶狠狠对孩子说“为什么你这么笨?”,“你是猪脑子吗?”。

是的,当脾气上来,父母可能用洪荒之力也管不住自己的嘴,尽管自己不是故意要伤害孩子,但是父母需要知道的是,这样的语言一旦说出来就是覆水难收,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也是不可逆的,孩子听了这样的语言,会觉得“原来在我的妈妈心目中,我是猪脑子啊”“原来妈妈认为我是这么笨。”久而久之,他会认同妈妈的话,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笨得像猪的孩子。

在这些语言伤害下,孩子能不难过才怪。

4

孩子长大后,很多父母都抱怨孩子不愿回家,不愿常和父母联系,内心落寞。

他们殊不知,这是孩子在抗拒让父母了解自己的生活,拒绝给父母插手自己生活的机会。

每次面对父母,不变的是父母对自己的荼毒式语气。而变了的,是此刻孩子具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当父母再次重复起对孩子的数落, 孩子想的不再是父母为何否定我,而是父母二十几年来的否定对我的人生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。

他们化为被怨念充气的气球,他们害怕自己当着父母的面爆炸。

他们不愿和父母进行深入地对话,害怕父母问:养育你二十年为什么等不来一句道谢?

因为他们怕在那一刻,会卸掉伪装二十几年的温顺,歇斯底里,“二十年来我等的是你们的道歉”。

每一次谈论父母、家庭、教育,我都会看到这样的留言:

说得很好,可是我不敢让父母知道我的想法,不敢让他们看见这样的文字。他们已经老了,我尝试理解,心疼在精神和物质上饱受摧残的他们,很心疼同样被粗糙带大的他们。我能做的只有体谅和理解,努力改变成长经历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。但我要做一个好父母,在未来,让我的孩子有个健康的童年。